北大毕业当中介,掉价么?-古代刑法

作者:外星人尸体发布时间all:2020年05月25日 09:41:02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北大毕业当中介,掉价么?

所以咱们小编毕业后,也没有去混帮派,而是做了记者,一做十年,一年半前开始跟我混了。

自媒体并不仅仅是你们看到的我每天写的这些内容。有很多选材上的事情,运营上的事情,你们看不到的工作,很复杂的。

我觉得,也就最后这个做风水大师的,有点浪费教育资源。其他人虽然转行做投资,但都是集中在科技板块。

是完全亏损的状态,他完全有理由怀疑我开不出薪水。

北大毕业当中介,掉价么?

但今天我要聊的是第三个点。有些冷门专业的名校生,你让人家不转型,才是浪费资源。

这专业名听着挺奇怪,据说刘强东也是社会学系的,人大的。

所以咱们这位前浪的经历,和他批评后浪的说辞,完全对不上。

但他其实写不了稿,他过去的作品我看了,极其枯燥,那东西只能说是某种特殊环境下的讲稿。

事实上,他都没毕业,他是肄业生,没毕业干嘛去了呢?泡妞去了。

整理财报,分析报告是一样的道理。

当然,十二年前做记者不见得是个很糟的选择,但现在看不得不转型。

但问题在于,人家那是报业集团,咱是个小屁屁。

我不知道他们报考的时候是咋想的,混社会需要文凭么?教父肯定不是社会学系毕业的。

他主要的工作是帮我做一些分析报告材料的整理工作。帮我从每天不得不看的一堆财经消息面里面整理出必要的。

你站在我过去的行业来看,脱离本行的极少。

其实,就这么档子事儿。这是站在个人的角度。我一直觉得,道德是内裤,是拿来要求自己的,你非要把自己的内裤给别人穿,显得很奇怪。

他最初有点想放弃,我就跟他说,你想想,你当年怎么考上北大的。

何况,还可以帮我管自媒体这一摊子事儿。

这哥们最初还有点清高,你说好歹一个记者,跟过来不让他写稿,做着非专业的整理工作,感觉挺憋屈。

中介干的好,年薪百万有的是,北大一年毕业四千人,缺了谁都一样。

这哥们后来做的非常好,否则也不可能干了这么久。他不是第一任,从这点就知道,不能胜任的前任们,都被我fire了。

就像我们每年有80万的医学毕业生,但做医生的,只有2万多,这明显是有问题。

所以我告诉他,你的工作内容不限于自媒体。

而且他最初的几个月,很痛苦,原以为整理工作很简单,其实很难。

他自己难道就不愧对清华的教育?

你想做什么,喜欢过什么生活,首先是你的自由。

所以你要是北大毕业,热爱中介事业,我觉得没毛病。

在他之前,我用过两个短暂的编辑,都是985的,有一个还是他校友。

晓松比我大一轮,他那个年代本科毕业就该去做研发了,他怎么没去呢?

打死我也不信他唱《同桌的你》是为了让国家相信什么真理。

这工作听起来很简单,做起来非常难,我没空告诉你我要什么,你得想明白我要什么。对于金融专业的都很难,何况非金融。

他之所以赚过去在报社里的五倍,是因为创造了价值,单单整理财报那部分工作,已经值回票价了。

我太太跟我说这话,是合适的,换作外人肯定不合适。

当年我第二家公司是做芯片的,确实有些人中途退出了。

我们先从人的诉求来讲,就拿高晓松本人说事儿。

如果我丢给你100份,你整理出的5份,和我自己整理出的5份恰好是一样的,那你的价值就很大,哪怕你整理出8份,恰好涵盖了我那5份,也有价值。

所以我给他开的薪水是原来的五倍。

我觉得,晓松年轻的时候多半是热爱,爱上音乐了,想干嘛就干嘛去。后来发现这玩意还挺赚钱,有俩钱过的挺滋润,就满世界浪去了。

如果晓松老师反思,说自己这辈子,有点对不起清华的教育,我听了可能觉得蛮好。

她跟我讲,你耗费了多少教育资源,多少行业资源,最后年纪轻轻沉迷于买空卖空的游戏,你不觉得是一种浪费么?

有个顶尖的芯片工程师,后来成立一家私募,做的很好;

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是要外包给职业分析师团队帮我整理财经类消息面,他们要价奇高,而且做的并不好。所以咱这位助理,之所以有这份工作,是因为他确实发挥了价值。

我记得曾经有个节目,一清华的博士问高晓松,怎么找挣钱的工作。高晓松怒斥,说:

不创造价值,那才叫不体面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记忆承载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那份差是不可能倒闭的,那是我的主业,一直以来盈利很好,我是拿这个,忽悠了一位才子,给我当财经助理,兼自媒体编辑。

而且相对来说,人家原来那报社再怎么着,倒是不会倒的,肯定有拨款养着。跟我这儿,万一哪天我关门了,他还得去找工作。

最近热议一个事情,链家贴出来中介的学历,里面不乏北大,复旦,浙大,南大的。

这是我讲的第二点。北大毕业做中介,如果为了赚钱也没毛病。

1、别人是否肯给你机会。2、你是否特灵光,学习速度特别快。

个别不进入企业的,后来都做了教授,教的也是本行。

网上一片叫好,和今天有点像。

有个应用软件部的部门经理,后来全职炒股,也做得很好;

我当年的同学不是做芯片,就是做码农,所谓换行,无非英特尔跳槽去华为,华为跳槽去阿里,顶多了。

当然,他来的时候我们更小,那时候我们的阅读量是今天的1/10。

其实对于名校生来说,跨行的难度要比普通人容易的多。

这就是纸媒的衰落。他们那么大的报社,日发行量,或者叫阅读量,大概是我旗下所有公号和其它媒体总和的十倍。

大家都是男人嘛,泡妞就说泡妞,不丢人。

很多码农岗位,看着要求特别多,懂这懂那,其实只需要两点。

根本原因是热门行业嘛,薪水给的还算足。

第二个角度是什么呢?是个别人,也没那么重要。你要是说我当年的同学们,全都不务正业,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。

“名校培养你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,这才是一个名校生该有的风范,而你直接问我该找什么样的工作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你觉不觉得自己愧对清华这十多年的教育?”

如果你读过过去的文章,我说过这个话题。

工作,不分高低贵贱,关键看你是否创造了价值。

我就是这么说服他的。当然,他最初还是犹豫,换谁看着一家亏损的单位,都不敢进。

他读的是清华的电子系,按理说毕业了就该去做芯片,本科念信电系,研究生念电路与系统,这是大部分芯片工程师的来源。

我举个例子,咱们号的小编,我的助理,就是北大的,社会学系。

别的不说,他们那个报社的主编,现在的薪水和十几年前都没啥变化,十多年没加薪了。

很多人很失望,觉得名校学生,国之重器嘛,意思是都该去从事体面的工作。

过了中年,喝醉了酒驾,撞伤了人,蹲个监狱,再出来就红了,心态不一样了,点评后浪,告诉你们,不要赚钱,不要唱歌,不要学我,要去做芯片,要如何如何,否则对不起清华这十几年的教育。

如果我丢给你100份各种财报,分析报告,你丢还给我100份,那你的价值就是零,我一分钱也没道理付给你。

但这些都是少数,绝大部分昔日的同学,同事,都扎根本行业,无非在电子通信互联网里面转悠。

这笔账很好算,你跟这儿只要干1年,就不算亏,1年挣5年钱,回头给你4年空窗期,慢慢找工作。

码农嘛,你要是一发狠,到处加打印,反复调试,哪怕不会编程,现学也来得及。

你真去干别的,会发现很多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高管,赚的都没一个普通码农多。

这逻辑乍一听挺有理,其实说不通。

我在本行业做到第八年的时候,转型全职做投资去了。我太太曾经跟我说过晓松老师骂清华学子的那番话。

要是干了5年,那你等于在原单位退休了,你爱干嘛干嘛去,去青海放羊,去西藏流浪,随便你。

这种情况下也不能一味的指责学生,而要找出人家不肯当医生的原因,解决人家的不满,才能真的扭转局面。一味的道德说教是扯淡的。

最搞笑的有个芯片工程师,后来做了风水大师,居然也做得很好。




阴兵过路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